郴州征婚网欢迎你的访问!

郴州征婚网

郴州征婚网
郴州征婚网

郴州征婚网 > 征婚启事 >

她老公年薪百万,偏偏嫉妒那个睡出租屋的妹子

来源: 郴州征婚网 时间:2020-06-14 09:38

昨天一位女同学和我说被甩了,并扬言做鬼都不会放过那个男的。于是晚上我就梦到了个女鬼。醒来后,我决定写一篇文章。

虽然这篇文章里面没有任何鬼怪,但是我带来了更加恐怖的东西:

数学。


1

一门危险的生意

首先,我们来假想一件事情。

如果你手头正好有一点钱,摆在你面前的是一门声称“两个月平均收益40%”的生意,也就是说,如果你投资10万元,两个月之后就会变成14万。

你想不想参与?

不要急于回答我,看清楚题目,这个收益叫做平均收益。也就是说,这是综合了风险系数之后所计算出的收益。

比如说,你这10万元,有50%的可能在两个月后变成28万元,得到180%的利润,也有可能在两个月后血本无归变成0,那么,它的“数学期望值”经过计算,正好是40%。

你还想不想参与?

我知道,你开始犹豫了。

因为你输不起。

面对一个很有钱的男人。你和他在一起有可能会因为他的财富给你带来物质提升。但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的危险,比如外遇,没有地位,复杂的家庭关系等等。

你是不是也会开始犹豫?


2

两个神奇的数学概念

有一个可以用来描述世界上大多数“不确定性”事物的数学概念,叫做正态分布。

简单来解释就是,生活中大多数随机分布的事件,比如人的身高、智商等等,如果用大样本调查统计下来大约都会是一个这样的表格。

看上去像一口大钟,所以我们就叫它钟形图。

极端高和极端低的数据都是比较少的,大多数人都是处于中间档——这也就是我们生活中所看到的,大多数人都是普通的身高、普通的颜值、普通的智商、普通的收入……

这些“普通人”组成了这个世界。

同时我们也会发现,决定钟形图形状的除了那个最高点之外,还有一个隐晦的数值,控制了这座“大钟”的宽度,这个概念叫做标准差。

不难看出,标准差越大,钟形图的宽度也就越大,也就意味着两端的数值距离中间的峰值越遥远。

如果说一张钟形图代表着一个项目的收益,那么标准差,就代表着风险。

任何一个只考虑收益不考虑风险的投资人都是极端愚蠢的——那么,如果这个投资人为一场投资搭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倾家荡产地投入到一个不计风险的项目中,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人疯了?

遗憾的是,很多女生,正在做,或者至少幻想着做一件这样的事。

我知道非常多的女生都在期待着通过一段婚姻来改变人生,我的各种女学员群里都会有人讨论“如何认识有钱人”、“如何嫁给富二代”、“如何依靠婚姻实现阶级跃迁”……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错误。喜欢成功的男人,连带着喜欢他们背后的巨大财富,是无可指摘的人性。

但我通常不建议她们这么做——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因为如果把“嫁给高阶层男士的结局”画成一个钟形图,这张图的标准差一定不会小。

换句话说,这是一件风险不小的事情。

我们先来定义一下“高阶层男士”。

和“阶层”最密不可分的就是“收入”,按照2017年的数据,全中国年收入在16.6万以上的人有7200万,这在全中国就已经是前20%的精英人群了——尽管很多女生压根瞧不上年收入十几万的男人。

再来看“资产存量”,用大家最熟悉的房产来举例,北京有800万套住宅,绝大多数属于已婚男士,而北京的外来单身女生却不计其数。

曾经有人计算过,北京一位单身有房的男人可以对应七八十个单身女性。

这是什么样的竞争?众所周知的“高考大省”河南本科录取率都比这个高。

而你的投入相对于“平均收益”来说,大得有点过分——你押上的,是你不可能倒退更不能推倒重来的整个人生。


3

一些被忽视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即使你真的挤掉千军万马走完这条悬挂在高空上的钢丝,你也会发现,对面并不一定是你想象中的伊甸园,更有可能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刀山火海。

首先你要面临高阶层男士家庭的考验。

在《欢乐颂》里,真正的高富帅老谭和小包总都只会追求安迪,家境贫寒还拖着一个不成器哥哥的樊胜美长得再漂亮情商再高,富二代曲连杰也不可能娶她,就连创业小老板王柏川想跟她结婚都要面临来自家庭的巨大压力。

虽然这部剧被人指责有不少失真的地方,但至少这一部分,的确反映了真实的世界。

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小包总迷恋上了樊胜美,非要娶她回家,小包总的父母会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应对这件事情——富一代的眼光和手腕,他们的子女尚且难以望其项背,何况普通人家的女孩子?

多半连言情小说里“给你100万离开我儿子”的桥段都不会发生——打发一个平民阶级的姑娘,用不到这么多钱。

你也要承担高阶层男士事业坠入谷底的风险。

不少普通人存在的一个误区是认为一旦挤进了中产及以上阶级就可以高枕无忧,却不知道大多数有钱人多少是跟商业有点瓜葛的,商场上的浮沉瞬息万变,一夜之间“家道中落”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还是说到《欢乐颂》,不过这次的主角是饰演安迪的演员刘涛,她曾经和“京城四少”之一王珂闪婚,王珂身价足有200多亿,仅仅和刘涛办一场婚礼就花了400多万——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赚到这个钱。

但是没过几年就赶上金融危机,王珂的事业跌入低谷,欠下了四个亿的债,原本宣布息影的刘涛不得不在产后复出,一口气接下来20多部剧和不少代言,咬着牙还上了这笔钱。

如果说她是为了爱情倒也罢了,如果最初就是冲着男方的资产,是真的不值——毕竟自己赚得也不少,不如像范冰冰那样自己做个豪门。

最大的风险在于,你根本不知道“跨阶层”的婚姻是什么样的。

我看到过一个寓言,说女人把一根圆木砍倒,这根圆木就是她的丈夫,丈夫问她,难道自己不曾为这个家遮风挡雨,提供树荫遮蔽烈日吗?妻子说,你有过,但你不曾让我感到温暖。然后她抱着圆木,也就是她的丈夫,走向了火炉。

这个寓言可以有很多种解读,我所读到的含义是,当女人需要一个丈夫或者一个家庭的时候,她首先需要的是一种温度——但遗憾的是,当女人选择“跨阶层”婚姻的时候,这份普通却极为重要的温暖,却往往是她们不得不第一个舍弃掉的。

当女人的阶层低于丈夫的时候,她们更难以在婚姻中得到温暖、关爱,甚至尊重——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她们更难给丈夫提供更大的价值,她们在婚姻中的身份永远都是一个低人一等的索求者。没有谁会一直爱和尊重这样一个角色。

或许也有些女生毫不介意,她们能够在跨阶层的婚姻里忍受冷遇刁难甚至应对得如鱼得水,靠着有些情感专家们教的钻营技巧“提供情绪价值换取男人的投资”。

但是姑娘,如果你真的有这份能力和情商,有无数种办法能让你自己就变成高阶层女士,然后吸引男人来取悦你。

又何必走这条最委屈的路?

在婚姻的钟形图上,无数的女人都在羡慕地仰望着那个最高点,却不知道自己一旦滑落到标准差的两侧该如何自救。

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自己的幸运——但幸运,从来都不是能够靠祈盼得来的。


4

一个最明智的选择

如果现在我们聊的是用一笔钱去投资,也许我会建议你去评估一下风险,在收益实在诱人的前提下,或许可以试着赌一把,即使赌输了,钱还是可以再赚回来的。

但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婚姻选择——大多数人在这个选择上,都没有过多的试错机会。

最明智的选择是,不要把阶层跃迁的希望寄太多于婚姻上。你依然可以尽可能选择优秀的男人结婚,依然可以在婚姻中追求物质保障,但是,不要让这种追求和你的现有阶层差得太大。

十年前就有段子说,女人嫁给有钱人的竞争比找份好工作的竞争更大。就连“包养”市场都已经从蓝海变成了红海,年轻漂亮愿意付出身体和青春的女生不仅不计其数还层出不穷,即使你有把自己物化成性资源甚至生育机器的勇气,也要明白这份物化在市场上到底值不值得你的心理价位。

就连余额宝这种从来没有亏损过的理财产品都会提示一句“投资有风险,需谨慎”,你仅有一次的人生,我真的不建议你把它变成一个胜算不大的赌局。

另一个事实是,当你适当地割舍掉婚姻作为“阶级提升工具”的部分功能之后,你会发现婚姻重新回归到了“爱情”和“生活”的范畴中。

也许你没有嫁给一个家产远胜于你的男人,但是你更容易获得一份平等的,互相尊重体贴的婚姻,并且从这段关系里收获更多幸福的体验。

在婚姻和爱情里,还是有很多事情,比“找个有钱男人嫁了”要重要很多倍。一场真正幸福的婚姻里,男人能给女人的,也通常比“给她花钱”要多很多。

当命运馈赠你一份令你惊喜又惶恐的礼物时,先问清楚它的价码,别急着拆封。

  • 郴州征婚网
热门资讯